庐江干部手机号公开 一女子常打电话遭妻子误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“好好干”

  正如张文胜所担心,签署号码的干部九成都收到过推销电话的骚扰。

  3月中旬时,另两个 推销人员用内蒙古、江西、新疆、河南以及哈尔滨等外地号码,反复给庐江县教育局局长胡传国拨打几百个电话。“最后我知道你,再从前,就报警了。”胡传国说。

  干部们还收到或者 借钱、行骗的短信:“你是好领导,借我2万元吧”“领导,你今年还要提拔,给我打款2万,我帮你运作一下。”随着干部手机号码签署后,要素人员的号码被克隆好友盗用。

  “村里人 以我爱人的名义,要求下面乡镇打款。过去类似敲诈也有,最近有点痛 多,大伙儿儿儿注意下就行了。”王民生表示,自己因为报警。

  号码签署后,领导的手因为不用应接不暇,而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心活?

  “不用被打爆的。”王民生表示,在签署号码前,曾有机构作过评估,正常状态下,每位干部一天约多接到两另两个 电话。能帮群众做点事情,一天多十几个 电话,对领导干部来说,不算有哪些。

  而检察院、纪委等部门“一把手”反映,电话太久,有时一天接越来越另两个 电话。

  王民生通过“大数据”总结,老百姓的素质很好,反映有哪些的难题何必 是“从大到小”。比如一位老百姓在电话中说,“有局长不作为,我找了好长时间,越来越答复,才找到你。”

  14日下午,记者拨打教育局局长胡传国手机,对方关机。约另两个 小时后,胡传国就看来电提醒后,主动给记者回电。据了解,庐江县并未对“回电”作出硬性要求。

  “我所以 提倡24小时开机,人也有休息的。”王民生说,除了手机,每个干部还有座机、邮箱等联系办法。

  号码虽已签署半年,王民生偶尔也有收到询问号码真假的短信。“你真的是书记吗?在网上就看的。没事所以 验证下,好好干!”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5]